稻盛和夫:人為什麼而工作?(好文)

陈晚晚 2022/12/31 檢舉 我要評論

人為什麼而工作?

很多人認為,工作是為了吃飯、獲取報酬,這就是工作的首要意義。

誠然,為了獲得生活的食糧,是工作的重要理由之一,這沒有錯。然而,我們拼命工作,難道僅僅為了這一個目的嗎?

日本「經營之圣」稻盛和夫先生認為:工作的目的是為了提升心志。以下,Enjoy:

我們為什麼而工作

提升心志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,有的僧人經歷長期嚴格的修行,也未必能夠做到。但是,在工作中卻隱藏著可以達到這個目的的巨大力量。

工作的意義正在于此。

日復一日勤奮地工作,可以起到鍛煉我們的心志、提升人性的了不起的作用。

我曾在一個電視訪談節目中聽過一位修建神社的木匠師傅的話,很受感動。

他說:樹木里宿著生命。

工作時必須傾聽這生命發出的呼聲——在使用千年樹齡的木料時,我們工作的精湛必須經得起千年日月的考驗。

這種動人心魄的語言,只有終身努力、埋頭工作的人才說得出來。

木匠工作的意義在哪里?它的意義不僅在于使用工具修筑漂亮的房屋,不僅在于提高木工技能,更在于磨煉人的心志,塑造人的靈魂。我在這位師傅的肺腑之言中聽出了這樣的意蘊。

他已70多歲,只有小學畢業,職業生涯一直就是修建神社。幾十年間只從事這一項工作,又苦又累,不勝厭煩,有時也想辭職不干,但他還是承受和克服了這種種勞苦,勤奮工作,潛心鉆研。

在這樣的過程中孕育了他厚重的人格,所以才能說出如此語重心長的人生體驗。

像這位木工師傅一樣,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一門職業,埋頭苦干,孜孜不倦,這樣的人最有魅力,也最能打動我的心弦。

只有通過長時間不懈的工作,磨礪了心志,才會具備厚重的人格,在生活中沉穩而不搖擺。

每次與這樣的人接觸,就能引起我的重新思索,思索工作這一行為的神圣性。

同時我衷心希望,生活在現代的年輕人,你們承擔著對未來的責任,在工作中不可好逸惡勞,不要逃避困難。希望你們秉持一顆純樸的心,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。

有時你們或許會感到疑惑:「工作到底是為了什麼?」每當此時,希望你們記住下面這句話:

工作能夠鍛煉人性、磨礪心志,工作是人生最尊貴、最重要、最有價值的行為。

工作造就人格

想好好活,就得好好干,這一點很重要。

工作就是提升心志、磨煉人格的「修行」。這樣說并不過分。

大約在十年前,我和一位德國領事對談時,聽到這樣的話:

勞動的意義不僅在于追求業績,更在于完善人的內心。

工作最重要的目的在于通過工作來磨煉自己的心志、提升自己的人格。

就是說,全身心投入當前自己該做的事情中去,聚精會神,精益求精。這樣做就是在耕耘自己的心田,可以造就自己深沉厚重的人格。

「工作造就人格」,就是要通過每一天認真踏實的工作,逐步鑄成自己獨立的、優秀的人格。這樣的事例,從古至今,從東方到西方,不勝枚舉。只要翻開偉人們的傳記,隨處可見。

凡是功成名遂的人毫無例外地,都是不懈努力,歷盡艱辛,埋頭于自己的事業,才取得了巨大成功。通過艱苦卓絕的努力,在成就偉大功績的同時,他們也造就了自己完美的人格。

有這樣一則小故事值得玩味:

在南太平洋新不列顛島上,有一個未開化部落的村莊,那里的人們都認同「勞動是美德」這一觀點。

在他們的生活中滲透著一種純樸的勞動觀:「認真勞動能塑造美麗心靈」,「美好的工作產生于美好的心靈」。

在這個村落里,主要的勞動內容是燒荒式的農業,作物是甘薯。

在那里,根本不存在「工作是苦役」這樣的觀念。

村民們通過工作追求的目標是:「工作得到的美的成果」和「人格的陶冶」,就是要把工作做得完美,并由此磨煉自己的人格。

村民們互相評論各自田地的整修情況、作物的長勢以及泥土的氣味,氣味好聞的被夸為「豐登」,氣味難聞的則被貶為「不毛」。

經過這樣一番評價,田地耕作得精細的人就會被稱為「人格高尚的人」,會受到全村人的尊敬。

也就是說,這個村子里的村民是通過勞動的成果——田地是否整齊,作物是否豐收,來判斷一個人的人格的。田頭工作出色、工作成果顯著的人,就被認為是優秀的人。

對他們來說,勞動是獲取生活食糧的手段,但同時又是磨煉心志、修煉人格的手段。「出色的工作唯有出色的人才能完成」,這種簡樸卻切中肯綮的勞動觀在原始社會中普遍存在。

而在給人類帶來近代文明的西方社會里,從基督教思想起源,「勞動乃是苦役」這個觀點相當普及。

這一點在《圣經》一開頭的亞當和夏娃的故事中就表達得十分清楚。

他們是人類的祖先,因為偷吃了上帝禁食的果實,被趕出伊甸樂園。

原來在樂園里他們不需要勞動,但遭放逐后,為了得到食物,他們不得不懷著痛苦的心情開始勞作。

在這個眾所周知的故事里,人們是為了抵贖自己的「原罪」,才不得不接受「勞動」這種懲罰。于是勞動在人們的意識里成了一種負面的、否定的形象。

也就是說,對于歐美人而言,勞動本是一種充滿痛苦、讓人厭惡的行為,因而產生了近代的勞動觀:工作時間應該盡量縮短,工作報酬應該盡量增加。

然而在日本原本不存在這樣的勞動觀。不僅如此,過去的日本人,不管從事何種職業,總是從早到晚辛勤地勞動。他們認為勞動雖然艱辛,但卻能帶來喜悅感、自豪感,并能讓人明白生活的意義,勞動是高貴的行為。

有許多優秀的工匠,只要專心磨煉技能,制造出賞心悅目的產品,他們就會感到有一種說不出的自豪和充實。

因為他們認為勞動是既能磨煉技能,又能磨煉心志的修行,他們把勞動看作自我實現、完善人格的「精進」的道場。

可以說,多數日本人都曾經抱有這種有深度的、正確的勞動觀和人生觀。

然而,近年來,隨著社會逐步西方化,日本人的勞動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這就是本章開頭所提到的,勞動是為了獲得生活的食糧,勞動是「必要之惡」。

因而許多日本人把勞動看作一項單純的苦差事,甚至厭惡勞動,厭惡工作。

「極度」認真地工作能扭轉人生

「極度」認真地工作能扭轉人生。

話雖這麼說,但 我原本也不是一個熱愛勞動的人,而且我曾經認為,在勞動中要遭受苦難的考驗簡直是不能接受的事。

孩童時代,父母常用鹿兒島方言教導我:「年輕時的苦難,出錢也該買。」

我總是反駁說:「苦難?能賣了最好。」那時的我還是一個出言不遜的孩子。

通過艱苦的勞動可以磨煉自己的人格,可以修身養性,這樣的道德說教,同現在大多數年輕人一樣,我也曾不屑一顧。

但是,大學畢業的我,在京都一家瀕臨破產的企業——松風工業就職以后,年輕人的這種淺薄的想法就被現實徹底地粉碎了。

松風工業是一家制造絕緣瓷瓶的企業,原是在日本行業內頗具代表性的優秀企業之一。但在我入社時早已面目全非,遲發工資是家常便飯,公司已經走到了瀕臨倒閉的邊緣。

業主家族內訌不斷,勞資爭議不絕。我去附近商店購物時,店主用同情的口吻對我說:「你怎麼到這兒來了,待在那樣的破企業,老婆也找不到啊!」

因此,我們同期入社的人,一進公司就覺得「這樣的公司令人生厭,我們應該有更好的去處」。大家聚到一塊兒時就牢騷不斷。

當時正處于經濟蕭條時期,我也是靠恩師介紹才好不容易進了這家公司,本應心懷感激,情理上就更不該說公司的壞話了。

然而,當時的我年少氣盛,早把介紹人的恩義拋在一邊,盡管自己對公司還沒做出任何貢獻,但牢騷怪話卻比別人還多。

入公司還不到一年,同期加入公司的大學生就相繼辭職了,最后留在這家破公司的除了我之外,只剩一位九州天草出身的京都大學畢業的高才生。

我倆商量后,決定報考自衛隊干部候補生學校。結果我倆都考上了。

但入學需要戶口簿的復印件,我寫信給在鹿兒島老家的哥哥,請他寄來,等了好久毫無音訊。結果是那位同事一個人進了干部候補生學校。

後來我才知道,老家不肯寄戶口簿復印件給我,是因為我哥哥當時很惱火:「家里節衣縮食把你送進大學,多虧老師介紹才進了京都的公司,結果你不到半年就忍不住要辭職。真是一個忘恩負義的家伙。」他氣憤之余拒不寄送復印件。

最后,只剩我一個人留在了這家破敗的公司。

只剩我一個人了,我非常苦惱。

我那時候想,辭職轉行到新的崗位也未必一定成功。

有的人辭職后或許人生變得更順暢了,但也有的人人生卻變得更加悲慘了。有的人留在公司,努力奮斗,取得了成功,人生很美好;也有的人雖然留任了,而且也努力工作,但人生還是很不如意。所以情況因人而異吧。

究竟離開公司正確,還是留在公司正確呢?煩惱過后我下了一個決斷。

正是這個決斷迎來了我「人生的轉機」。

只剩我一個人孤零零地留在這個衰敗的企業了,被逼到這一步,我反而清醒了。「要辭職離開公司,總得有一個義正詞嚴的理由吧,只是因為感覺不滿就辭職,那麼今后的人生也未必就會一帆風順吧。」

當時,我還找不到一個必須辭職的充分理由,所以我決定:先埋頭工作。

不再發牢騷,不再說怪話,我把心思都集中到自己當前的本職工作中來,聚精會神,全力以赴。

這時候我才開始發自內心并用格斗的氣魄,以積極的態度認真面對自己的工作。

從此以后,我工作的認真程度,真的可以用「極度」二字來形容。

在這家公司里,我的任務是研究最尖端的新型陶瓷材料。我把鍋碗瓢盆都搬進了實驗室,睡在那里,晝夜不分,連一日三餐也顧不上吃,全身心地投入了研究工作。

這種「極度認真」的工作狀態,從旁人看來,真有一種悲壯的色彩。

當然,因為是最尖端的研究,像拉馬車的馬匹一樣,光用死勁是不夠的。我訂購了刊載有關新型陶瓷最新論文的美國專業雜志,一邊翻辭典一邊閱讀,還到圖書館借閱專業書籍。我往往都是在下班后的夜間或休息日抓緊時間,如饑似渴地學習、鉆研。

在這樣拼命努力的過程中,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!

大學時我的專業是有機化學,我只在畢業前為了求職,突擊學了一點無機化學。

可是當時,在我還是一個不到25歲的毛頭小伙子的時候,我居然一次又一次取得了出色的科研成果,成為無機化學領域嶄露頭角的新星。這全都得益于我專心投入工作這個重要的決定。

與此同時,進公司后要辭職的念頭以及「自己的人生將會怎樣」之類的迷惑和煩惱,都奇跡般地消失了。不僅如此,我甚至產生了「工作太有意思了,太有趣了,簡直不知如何形容才好」這樣的感覺。

這時候,辛苦不再被當作辛苦,我更加努力地工作,周圍人們對我的評價也越來越高。

在這之前,我的人生可以說是連續的苦難和挫折。而從此以后,不知不覺中,我的人生步入了良性循環。

不久,我人生的第一次「大成功」就降臨了。

京瓷上市時,我所持有的原始股還一股未拋,而發行新股所獲的利潤全部歸公司所有。當時我還不到40歲,但我思考的是趁上市的機會「從今以后得更加努力地工作」。

上市后,我不僅要繼續為員工及其家屬謀福利,還要為普通投資者的幸福做更多事。不僅不能休閑放松,我負的責任還將更大、更重。

我認為,上市并不是終點,只是新的起點,企業從此以后必須更好地發展。

所以在上市時,「回歸創業的初衷,哪怕汗流浹背,哪怕沾滿塵土,讓我們同心協力加油干!」我一邊鼓勵員工,一邊也在自己心中重新下定了決心。

當初的這些情景至今仍記憶猶新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