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莊子:人的四層境界,你在哪一層?

莊子:人的四層境界,你在哪一層?
2022/01/23
2022/01/23

用最真誠的文字,傾聽心底的聲音,做内心强大的自己。我是佩珊,陪你一起閲書、閱心、閱塵世的小編。

不滯于物,不困于心,不亂于人,不迷本性。

馮友蘭先生在《中國哲學簡史》中曾說過: 「人生在世,境界有高下之分。境界高的人,面對、享受的世界大;境界低的人,面對、享受的世界小。」

兩千年前,莊子的經典和其中的故事,便隱藏了人的境界大小與格局高低。

人的第一層境界:不滯于物而無貪。

不被貪念所困

《逍遙游》裡仙人列子能馭風而行,十五天后方才回到地面上。

莊子卻說他不夠自由,列子雖然可免于行走的勞苦,卻還是要有所依賴。

風聚積的力量不雄厚,他便無法馭風。這樣的自由,靠的是外物。

《道德經》中說:「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長久。」

人一旦依賴于物質,必然會失去純粹的自我,貪念是一個永遠無法填滿的深溝。

桃花仙人唐伯虎曾自嘲:「別人笑我太瘋癲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」他情願老死在桃花和美酒之間,也不願在車馬前鞠躬奉承。雖在僅有一床、一桌、一椅的斗室裡,依舊可以彈素琴,閱經典,怡然自得。

不能依賴外物,不沉溺于物質,就到達了人生的第一層境界。

人的第二層境界:不困于心而無累。

不爲名利所累

惠子在梁國作了宰相,莊子想去見見這位好朋友。有人急忙報告惠子,道:「莊子來,是想取代您的相位哩。」惠子很慌恐,想阻止莊子,派人在國中搜了三日三夜。

哪料莊子從容而來拜見他說道: 「南方有只鳥,其名為鵷雛,這鵷雛,非梧桐不棲,非練實不食,非醴泉不飲。這時,有只貓頭鷹正津津有味地吃著一隻腐爛的老鼠,恰好鵷雛從頭頂飛過。貓頭鷹急忙護住腐鼠,仰頭視之道:嚇!」

莊子又對惠子說道:「現在您也想用您的梁國來「嚇」我嗎?

惠子身居高位,卻患得患失,至交好友都不信任,食不知味,臥不安寢。

人心是一個有限的容器。

裝滿了金瓦紅牆,就裝不下滿眼山河;

裝滿了虛名濁利,就裝不下身心自在。

人為名利而活,又為名利而惱,因而永遠無法靜心。

唐代詩人皎然在《答孟秀才》中說:「虛名誰欲累,世事我無心。」

《儒林外史》中的范進五十歲中得舉人,對功名利祿的瘋狂追求,讓他喜極而瘋,既荒誕又可悲。

名利即使是暫時抓在了手裡,也不見得就是永恆的所依。從欲望的束縛中解放出來,擺脫名利的樊籠,是人生的第二層境界。

人的第三層境界:不亂于人而無困。

不活在別人嘴巴裏

莊子的妻子死了,惠施去弔唁,看到莊子正岔開雙腿很散漫地坐在地上,同時敲著瓦盆在唱歌。

惠施認為莊子死去的妻子和莊子生活一輩子,莊子不但不悲痛,還敲著瓦盆唱歌,實在太過份了。

莊子吟詩:「世人說我不悲傷,我笑世人空斷腸。人死若還哭得轉,我定千悲淚萬行。」

嘴巴是別人的,日子是自己的。

你做的事情違背了大眾的道理,就會被指指點點,處處顧及別人的說長論短,只會困頓于條條框框中,無法自拔。

人生在世,不必非得像大眾一樣生活,你得活出自己的樣子,按照自己的意願去過,這樣的一生才算沒有白活。

請記住:生活在此處,不在別處;在你的心裡,不在別人的眼裡。

與其絞盡腦汁去想著活成別人喜歡的樣子,倒不如努力去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。

《莊子·秋水》中的宋榮子,即便世人都讚譽他,他也不會感到鼓舞,即便世人都譏笑他,他也不因此感到沮喪,清楚地知道該做什麼,不該做什麼,辨明榮辱,超然物外。

看過這樣一個故事。

明代書畫家文征明曾想畫出一副人見人愛的畫,他讓大家在畫中標出不足的地方,結果每個筆墨都被指出不足。

同樣的畫,他讓大家標出滿意的地方,結果,一切曾被指責的筆墨,如今卻都換上了讚美的標記。

世界上沒有一副人見人愛的畫,也沒有一個永遠被讚歎的人。

如果有誰想取悅所有人那麼只會變得筋疲力盡,並且可能一個人都取悅不了。 

成熟的人,從不輕易評價別人,也不會活在別人的評價裡。

你就是你,獨一無二,不亂于人,是人生的第三層境界。

人的第四層境界:不失本性則無惘。

學會和自己和解

莊子與弟子走到一座山腳下,看見一株大樹,枝繁葉茂,聳立在大溪旁。

莊子問伐木者,這麼高大的樹木,怎麼沒人砍伐。 

伐木工人回答說:

「這棵樹木一點用處都沒有,用來做船,船就會沉在水底,用來做房屋的柱子,容易受到蟲子的腐蝕,因為它不是一棵成材的樹木,所以並不砍伐它,才能有如此之久的壽命。」 

莊子說:「樹不成材,方可免禍;人不成才,亦可保身也。人皆知有用之用,卻不知無用之用也。」

樹木彎曲,雖不能用,但是卻不能妨礙他自由自在的生長。人生在世,各有各的活法,不同的標準下,有著不同的價值。有時候看似無用,卻是大用。

當你感歎自己碌碌無為時,或許只是沒有找到適合自己的戰場。

陶淵明在親友的勸說下做官,但還是擔心家裡的田地將要荒蕪。

「既自以心為形役,奚惆悵而獨悲?悟已往之不諫,知來者之可追。實迷途其未遠,覺今是而昨非。」

與其讓自己的心意受到形體的驅使,不如樂安天命。路由「足」與「各」組成,所以才「人各有路」。

與自己和諧相處,才能保持身心的健康和安寧,這正是人生的根本。返璞歸真,找到自己的價值座標,便是人生的最高境界。

列夫·托爾斯泰說:「人生的價值,並不是用時間,而是用深度去衡量的。」

我們總是問自己,這一輩子到底要怎麼過,才能活出自己最想要的模樣?

也許莊子的故事就是最好的答案:不滯于物,不困于心,不亂于人,不迷本性。

身體可以帶著鐐銬跳舞,心靈要則插上自由的翅膀。

愿你我,活得通透,舒展自己的生命,輕盈自己的靈魂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!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