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蘇軾&王弗:讓夫妻感情長久的,從來不是愛情

蘇軾&王弗:讓夫妻感情長久的,從來不是愛情
2022/01/13
2022/01/13
相聚是緣:

感恩相遇,我是佩珊,人生不易,且行且修心。

四十歲,人生才剛剛開始。

「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」

1054年,大宋帝國平靜的如一潭死水。

此時不會有人注意到,四川眉山湧動著一股春潮。

18歲的蘇軾走路生風,不時發出杠鈴般的笑聲:

「不用費心思戀愛的年代,真爽。」

何止不用主動,他還不能拒絕。

不久前,蘇軾的老師請他到家裡吃飯,語重心長的說:

「小蘇啊,我特別欣賞你。我有一個女兒叫王弗,你願意做我的女婿嗎?」

天大的好事啊,蘇軾立刻表態:「要得要得。」

不久後,蘇軾和王弗就結婚了。

大紅的蓋頭下,新娘清秀的臉龐露出嬌羞,新郎還沒有標誌性的大鬍子,他們互相望著對方。

「娘子,我想得到你。」

「你、你沒禮貌。」

「那......娘子,我能得到您嗎?」

「嚶嚶嚶......你討厭。」

少年夫妻的婚姻,就像初戀一樣甜蜜,不論將來的結局如何,都將在兩人心頭刻下最深的痕跡。

眾所周知,能娶老師女兒的男人都不一般。

婚後第三年,蘇軾就帶著一篇名叫《刑賞忠厚之至論》的文章,敲開了帝國的大門。

文壇大佬歐陽修看到後,不禁虎軀一震:

「讀軾書,不覺汗出,快哉快哉,老夫當避路,放他出一頭地也。」

弟弟蘇轍也考中進士,還寫了一封《上樞密韓太尉書》,給太尉大人使勁拍馬屁,希望韓琦能帶他奔前程。

做為二位神童的爸爸,蘇洵可謂大器晚成。

蘇洵年輕時不好好讀書,成天和小夥伴們一起遊山玩水,直到27歲時才幡然醒悟:「沒文化,太可怕。」

于是,他拿出《論語》《孟子》和《韓昌黎集》從頭開始讀,直到全部懂了以後,再讀經、史、諸子......

窮盡20年努力,他終于能給兒子們輔導作業了。

當蘇軾、蘇轍同時中進士時,蘇洵的文章也在大宋流傳,宋仁宗和歐陽修看到以後,還順手點了個贊。

相比蘇軾的熱鬧,王弗總是很理性。

結婚後,她只是照顧公婆、劈柴做飯,把小家庭經營的有聲有色,從來不對別人的事指手畫腳。

有時候蘇軾也在想:「這該不會是個傻婆娘吧。」

王弗也不反駁,只不過是在蘇軾背書卡殼的時候,接著背誦下一段罷了。

只不過是蘇軾不懂其他書的時候,出手指導一下而已。

後來他才反應過來:「我媳婦是才女啊。」

1061年,蘇軾被任命為鳳翔府判官,帶著王弗一起去陝西任職。

剛收拾好職工宿舍,王弗就拉著丈夫的手說:

「相公啊,我們出門在外沒背景沒親戚,你工作時可要小心點。不要亂說話,也不要亂收錢,好不好?」

「娘子,你放心吧,我心裡有數。」

蘇軾把胸脯拍得砰砰響,可王弗還是不放心:「這傢夥三杯酒下肚就滿嘴跑火車,我信你個鬼。」

于是,當蘇軾與人談話時,她就躲在屏風後面聽。

等客人走後,她再把剛才的談話內容重複一遍,對丈夫分析其中的利弊:

「此人對你只會阿諛奉承,沒節操的小人。」

「此人好勇鬥狠,趕緊離他遠遠的。」

「此人是拉你下水的,千萬要把持住啊。」

不論對方是軍中武夫還是地方小吏,王弗都能看出對方的目的和用意,然後給蘇軾提出合理的建議,女諸葛也不過如此。

最才的女,最賢的妻,王弗是也。

如果人生分四季的話,蘇軾沒有一絲準備,就從陽春三月來到數九寒冬。

1065年,他被召回朝廷。

剛剛辦好手續,相伴11年的王弗就撒手人寰,第二年,父親蘇洵也去世了。

他和蘇轍護送兩人的棺槨,回到人生旅程的起點——眉山。

曾經的甜言蜜語猶在耳邊,卻已是陰陽兩隔。

從此以後,再也沒人能給蘇軾出謀劃策,他將獨自面對餘生的顛沛流離。

3年守孝期滿後,蘇軾回到開封。

當時正值「王安石變法」拉開大幕,大宋帝國早已不是20年前的平和世界。

他立刻開炮:「我實名反對變法。」

蘇軾有自己的理由:變法的本意是很好的,但是太激進了,很容易引起拉幫結派,況且,老百姓也不一定能享受到變法的好處。

意思是:別折騰,慢慢來。

可變法的列車一旦發動,就註定停不下來,因為這輛車的司機是宋神宗和王安石。

你蘇軾說停就停,那我們算什麼?

皇帝和宰相不要面子的?

蘇軾說:「既然跟你們不是一路人,我就到外地去吧,盡自己的能力做一點有用的事。」

蘇軾再次上路,杭州、密州、徐州......只是身邊沒有了王弗。

1075年正月20,密州。

蘇軾加班到深夜才走出衙門,回頭瞅了一眼,大院門口還寫著:「恭祝全州百姓新春快樂。」

他撇嘴一笑,登上馬車回家,「得兒、駕。」

或許是孤獨寂寞冷的夜,或許是顛沛流離中再沒有懂他的人,那一夜,蘇軾思緒萬千。

他做了一個特別長的夢:

他和弟弟跟隨父親坐上小船,順流而下走出四川,回首看層巒疊嶂,他發誓要混出個人樣來,讓母親和妻子過上好日子。

再回頭,父母親、妻子的影子越來越模糊,蘇軾想去抓卻什麼也抓不住,直到他們的影子慢慢變淡、變淡、淡......

後來,「至君堯舜上」的理想也沒有實現。

他得罪了皇帝、宰相、大臣,暫時看不到仕途的希望,只能灰溜溜的離開東京。

當初誇獎自己的那些人,如今恨不得再踩上幾腳。

人性本就如此,蘇軾也看淡了。

他只是希望在困頓的時候,有個人能說說話,讓自己不那麼孤單。

這時,王弗的身影逐漸清晰。

她還是16歲時的清秀模樣,正在眉山老家的梳粧檯前,畫眉、塗唇......唇紙飄落,她抬頭看向窗外:「相公,好看嗎?」

蘇軾想說些什麼,卻感覺喉嚨被卡住,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,只有兩行淚滑落在日漸滄桑的臉頰上。

王弗也看著他,眼角的笑意逐漸散去:「相公,我不在身邊的日子,你也要照顧好自己,不要讓我擔心,好不好?」

「好。」

夢醒、枕濕、月明。

蘇軾披衣而起,望著天上的明月,好像能看到千里之外的眉山,那裡有王弗的墳塋,緊鄰他的父母。

他想起剛才的夢,鋪開宣紙寫了一首《江城子》:

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

千里孤墳,無處話淒涼。

縱使相逢應不識,塵滿面,鬢如霜。

夜來幽夢忽還鄉,小軒窗,正梳妝。

相顧無言,唯有淚千行。

料得年年腸斷處,明月夜,短松岡。

千言萬語匯成一句:「媳婦,我想你了。」

在我們的記憶中,蘇軾是一個樂天派,每天酒肉不離手笑口合不攏,雖然沒有固定資產和存款,但活得很開心。

可內心深處,他始終留了一個角落。

那裡有他最溫馨的日子和最深愛的人,每當難受的時候,就到那個角落看一看,和王弗說說話。

然後,站起來繼續戰鬥。

話說回來,王弗能讓蘇軾念念不忘,絕不僅僅因為他們是彼此的初戀,而是在他們短暫的相守中,彼此都是對方不能缺少的人。

蘇軾有才學又上進,是小家庭的希望。

王弗善解人意,能彌補丈夫的短板。

所謂「婚姻合適」和「相處舒服」,不過如此。

王弗去世10年後,蘇軾依然念念不忘當初的美好,即便他後來又娶了兩個老婆,也不能取代王弗的地位。

電影《尋夢環遊記》中有一句臺詞:

死亡並不可怕,真正可怕的是被人遺忘。當最親近的人離開我們時,他們真的離開了嗎?

不。

他們只是去了一個我們未曾去過的地方,而那個地方就在我們心裡。

願我們都能被人記住的更長久一些。

- End -

好看的皮囊千一律,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。愛上不完美的自己,讓智慧點亮人生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