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言:中年以后,有個圈子,找點樂子,做個傻子(經典好文)

陈晚晚 2022/12/13 檢舉 我要評論

莫言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說過這麼一句話:

想要擁有快樂舒適的生活,一定要讓自己有個「圈子」,找點「樂子」,做個「傻子」。

中年以后,想要的東西自己把握,想過的生活自己成全。

有三兩知己,存一點天真,糊涂看世界,方能清醒過人生。

有個圈子:和同頻的人在一起,是最好的養生。

作家簡幀,在而立之年時曾說,三十歲以后還沒有認識的人,也就不想再認識了。

人生走過半程,我們也越發不喜追逐表面的熱鬧,而是學會篩選自己的圈子,與合得來的人相處。

莫言幾乎很少接受采訪、也不喜歡參加行業聚會,卻樂于和自己的朋友們待在一起。

早些年間,他和余華在北師大作家研究班的宿舍里,各寫各的故事,兩人都寫不下去了,干脆停了筆,靠在一起漫無目的地聊天。

后來兩人在意大利進行演講,余華調侃自己寫作是為了想睡懶覺,莫言也笑說自己寫文章是為了買皮鞋。

說完兩人忍俊不禁,下臺后哈哈大笑。

還有一次,兩人與史鐵生去沈陽與學生們踢球,他們起先輸得慘不忍睹,后來干脆讓史鐵生去守門。

學生們礙于禮數,瞬間就不敢踢了,剩下余華、莫言幾人,往學生們的球網里猛進球。

活動結束后,幾個人再勾肩搭背地,再找個地方去喝酒。

這些可愛而有趣的朋友,給莫言的生活增添了許多色彩。

周國平曾說:「這世界有些這樣的人,見了面就能感覺到一種默契,在一起度過愉快的時光,他們便是我心目中的朋友了。」

找到屬于自己的圈子,與磁場相同的人在一起,才是最好的養生。

上個世紀30年代,在北京東城的一間胡同里,有一座「太太的客廳」。

詩人徐志摩,哲學家金岳霖,美術家朱光潛,作家沈從文等,都是這里的常客。

雖然他們身處不同的行業,卻有著共同的愛好和追求。

每到周六下午,他們便三三兩兩聚到一起,談論時局,交流學術,或者干脆就什麼也不做,閉目休息。

每個人來時或帶著疑問,或帶著疲憊,在一番高談闊論之后,都是心滿意足地離去。

對他們來說,這一隅空間,是靈魂的棲息地,也是精神上的安慰劑。

有句話說, 生活想要過得舒心,就要活在懂你的人群里。

半生已過,知交零落。

但那些與你頻率相同的朋友,懂你的難過,也懂你的追求。

他們如天邊一輪皎潔的明月,淡淡清輝,也足以拂去世俗迷塵,點亮你心中的微光。

找點樂子:一點志趣,足以慰風塵。

朱光潛在《談休息》中寫:「人需有生趣才能有生機。

生趣是在生活中所領略得的快樂,生機是生活發揚所需要的力量。」

人到了中年,被柴米油鹽耗盡了心力,頭腦也被瑣事占據。

負重之余,總歸要尋到一些志趣,才有富余空間來安放自己的靈魂。

作為一名作家,莫言對讀書,當然是癡迷的。

他12歲時,輟學到生產隊干活,空閑之余,常常躲進草垛中,打開書本閱讀,沉迷到被蚊蟲咬得滿身是包也不以為意。

后來,他在父親的教導下,迷上了書法。

雖然技藝不甚純熟,潑墨揮灑的瞬間,心里的郁結隨之被排出。

再年長一點,他也開公眾號,和年輕人討論燙頭的話題,研究各種流行語的用法,忙得不亦樂乎。

周作人在《北京的茶食》里所寫:「我們于日常必須的東西以外,應該還有一點無用的游戲與享樂,生活才變得有意思。」

前半生,我們步履不停,走過了很遠的路,后半程,也要學會適當駐足,為精神找一個歸處。

若你喜歡安靜,就坐下來沉寂在文字的世界,體驗書中人的悲歡離合;

若你喜歡花草,就躬身勞作,澆水施肥,感受植物蓬勃的生命力;

若你喜歡美食,就洗手做羹湯,在四散的香氣里,體味生活的曼妙。

很喜歡這麼一句話: 「生活的真諦,從來不在宏大的敘事,而在細枝末節的感受里。」

與其神色慌張步履匆匆,不如偶爾停下來,找一點愛好,好好照顧自己的靈魂。

閑時靜觀云卷云舒,細聽鳥囀鶯啼,不負歲月的人,才能不負此生。

做個傻子:幸福,往往藏在糊涂里。

有人說,人生無非兩件事:忙著,清醒做事;閑著,糊涂做人。

人這一生,不如意十之八九,一味較真,累的是自己,該糊涂時糊涂,才是處世的最高境界。

早年我在報社上班時,認識一位前輩,年紀倒是不小了,但總跟孩子樣沒心沒肺的。

他從不會溜須逢迎,總是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。

被領導罵了,他嘿嘿一笑,回到工位上若無其事繼續工作;

被同事甩鍋,挨了客戶一頓痛批,他也從不往心里去。

別人都在背地里笑他傻,他卻一本正經地說,「芝麻小事而已,根本不值得生氣。」

曾經我也不理解他的做法,覺得他軟弱,等到自己也走過社會的槍林彈雨,才發現前輩的態度,是歲月賦予的從容。

生活當中,若是凡事要爭個清楚,問個明白,反而容易不快樂。

很多時候,糊涂比聰明更使人輕松,懂得「裝傻」的人,其實內心深藏大智慧。

莫言曾在多個公開場合說,自己是個不太聰明的人,待人處事的方式,總顯得有點呆笨。

坐出租車,他生怕別人覺得行程短而不高興,一上車便給師傅遞去價值昂貴的中華煙。

出版社拖欠他稿費,他揮揮手說「下次一起結吧」。

旁人的看法,外界的流言蜚語,他一概置之不理。

這份看似愚笨的「憨厚」里,其實藏著高明的處世哲學。

莎士比亞曾說, 與其做個愚蠢的聰明人,不如做個聰明的笨人。

錙銖必較,只是庸人自擾;刨根問底,只會反受其累。

當個快樂的「傻子」,糊涂一點,遲鈍一點。

如此才能不累于心,不困于心,覓得內心真正的從容。

走過半生忽而明白,紅塵俗世最難得的是留三分傻氣,存一顆素心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