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人在職場,城府越深,地位越穩(深刻)

人在職場,城府越深,地位越穩(深刻)
2022/08/12
2022/08/12

用最真誠的文字,傾聽心底的聲音,做内心强大的自己。我是佩珊,陪你一起閲書、閱心、閱塵世的小編。

初入職場,以為能讓自己安穩立足的,是「硬本事」,比如專業技能無人可比,比如是個「筆桿子」,是領導倚重的「代言人」。

但越是混跡職場,越是明白,想要獲得成功,就必須得有「城府」,城府越深,地位才越穩固。

城府深的人,言辭滴水不漏。

城府深的人,很會「說話」。這種「會說話」,表現在不同的場合、對待不同的人,總能恰如其分地說到別人心坎里,傳遞出關心、友善和熱情,從而達到籠絡人心的目標。

比如,在電視劇《瑯琊榜》里,太子昏庸無能,靖王身份低微,只有譽王圓滑世故、左右逢源。

靠著一張「能說會道」的嘴,譽王討得了皇帝皇后的歡心,又籠絡了朝堂上的一干重臣,被加封為七珠親王,風頭甚至蓋過了太子。

面對「橫空出世」的大才子梅長蘇,他也多次親自登門請教,還送去很多禮物,盡顯禮賢下士的風范。

不得不說,《瑯琊榜》中的譽王就是一個城府很深的人,在職場中,也不乏這樣的身影。

不管是在氣氛緊張嚴肅的工作例會上,還是在為了達成某一目的的酒桌飯局上,又或是在同事之間看似無關痛癢的閑聊中,他們都能說出契合場景、契合身份的話,公文體的空話套話,散文體的趣話笑話,總能張口就來,毫無「違和感」。

更讓人不得不佩服的是,他們的「發言」,總是條理清晰、言簡意深,卻又從不「言之鑿鑿」,誰想要從中留住「話柄」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這種四平八穩、滴水不漏的言辭,給人以無懈可擊、無可挑剔的印象,相處得久了,自然也就不敢在這樣的人面前「想說就說」了,敬畏之心和防備之心也就油然而生了。

城府深的人,不攬事擅推責,一出手就是「王炸」。

職場中,真正「混」得好的人,并不是天天埋頭干活,被給予很多口頭表揚,卻總是與升職加薪無緣的人。

這種隨時隨地都能被領導和同事「喊」得動的人,多半沒有城府,他們既不會為拒絕過多的分外工作找借口,也不會為原本就別人更多的本職工作「喊苦喊冤」。

這種一味地想著在趕緊把事情做完,早點下班的人,只會因為「能干」又很「聽話」,而被分派更多任務,而只要自己接手了一項臨時性的工作任務,那以后,這項任務就怎麼也「甩不掉」了。

城府很深的人,就與之截然相反,他們最擅長「打太極」,對照崗位職責,嚴防死守,誰也別想打「擦邊球」,把「可有可無」的工作分配給他們。哪怕屬于他們的職責范圍之內,但做起來很麻煩,難度較大,那就直接和「一把手」叫板,直到取消這項工作為止。

所以,每次分工,就像上街買肉,他們總能挑選到最好的那塊「瘦肉」,還沒有一點「搭頭」。

在完成工作任務的過程中,他們最是懂得拿捏表現自己的「尺度」,該低調時悄無聲息,該高調時滿城皆知。總而言之,哪怕他們一年只做一件事,都要將自己夸大成「苦勞最多,功勞最大」的人。

以至于,年終各種評優評先,領導不得不考慮優先考慮給他們一個名額,否則,會被鬧得下不來臺。

城府深的人,喜怒不形于色,典型的「沒脾氣」。

有句話是這麼說的:「控制得了情緒的人,才能控制自己的一生。」

放在職場上,更是有著「立竿見影」的效果。

《三國演義》中,桃園結義中的張飛,生性勇猛、粗獷,對劉備赤膽忠心,有情有義,但由于性格脾氣暴躁,最后死于部下的反抗和報復,令人惋惜。

同樣,職場中,像張飛這種「直性子」加上「火爆脾氣」,就等于沒有任何秘密,讓人輕易就能抓住把柄,恣意「攻擊」。這種愛憎分明,敢愛敢恨,并不會讓人覺得是一種真誠,而是一種幼稚,甚至是愚蠢。

而真正有城府的人,總是臉帶笑意,在人前絕不表現自己的真實情緒。縱然心底里想要將對方置于死地,言談舉止間卻是不動聲色的。

如同《三國演義》中的曹操,從夢中驚醒,抖落了被子,守衛給他蓋被子,卻被疑心很重的曹操一刀斃命。為了掩蓋自己失手殺人,他下令厚葬了這位兵士。

職場中,城府很深的人,就如同曹操一樣,非常善于掩蓋自己的情緒。他們總是笑盈盈的,一開口就是對他人的夸贊,以及對自我的貶損。哪怕遇到「找茬」的人,當眾受到羞辱和責罵,依舊不慍不怒,笑臉相迎。

他們用這招籠絡人心,一旦對方表示「臣服」,則開始「恩威并重」,讓其敢怒不敢言。

不得不說,城府很深的人,最是懂得人性的弱點,將欲取之,必先予之。用最小的代價,為自己贏得最豐厚的回報。

人在職場,沒一點城府,往往很吃虧。

雖然大家都對城府很深的人懷有一股子「恨意」,但不得不承認,他們遠比自己順風順水。冷靜下來,便會意識到,城府也是一種智慧,需要好好修行,才能領悟真諦。

愿你我,活得通透,舒展自己的生命,輕盈自己的靈魂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!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
相關推薦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