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楊絳:苦過才是生活,熬過才是日子

楊絳:苦過才是生活,熬過才是日子
2022/01/15
2022/01/15
相聚是緣:

感恩相遇,我是佩珊,人生不易,且行且修心。

四十歲,人生才剛剛開始。

若與深淵相逢,請你足夠相信。

楊絳先生在《一百歲感言》裡面說:

「在這物欲橫流的人世間,人生一世實在是夠苦。」

浮沉人世間,起落悲歡處,多的是柴米油鹽的瑣碎,人情往來的無奈,還有雞毛蒜皮的辛酸。

好的人生,都是從苦裡熬出來的。

當你看清了這個事實,你的心就會敞亮很多。

世事無常,人情變換,苦是生命的常態。

奔波如蟻,披星戴月,每個人亦有自己的沼澤。

1938年秋,楊絳帶著女兒回到遷居上海的錢家。

那時,時局混亂,她不得不和錢家上上下下擠在一處,住處逼仄。

沒有自己的房間,楊絳不便公然看書,不然和妯娌姑婆顯得太不合時宜。

于是,她就借了架縫紉機,在蒸籠般的亭子間裡縫紉,為錢鍾書和圓圓做衣服。

平日裡,家裡的菜是她買,全家人的衣服也是她洗。

她常給煙煤染成花臉,或熏得滿眼是淚,或給滾油燙出泡來,或切破手指,但她毫無怨言。

她本是一個書癡,對她來說,一天不讀書就不好過。

但她卻一直默默學做一切大家庭中兒媳婦所擔負的瑣事,敬老撫幼,諸事忍讓。

更難的是,有一段時間,楊絳所在的單位被迫停辦。

碰巧錢鍾書剛回來上海,一時半會也找不到工作,沒有了經濟來源,一家人連吃飯都成了難題。 

這時候,她開始為闊小姐補習功課,奈何杯水車薪,家裡的生活依然捉襟見肘。 

不得已,楊絳幾經周折又找了一個離家很遠的小學代課,業餘時間,她還要寫劇本賺錢謀生。

錢鍾書的堂弟錢鐘魯說過:

「大嫂像一個賬篷,把身邊的人都罩在裡面,外面的風雨由她來抵擋」。

生活這條路上,我們每個人都過得磕磕絆絆。

世人慌慌張張,只為碎銀幾兩。誰的生活不是一地雞毛,不是在緩慢受錘?

撕開生活的本來面目,你會發現,成年人的世界早已千瘡百孔,不堪一擊。

路遙說: 「在這平凡的世界裡,也沒有一天是平靜的。」

生,老,病,死,愛別離,怨長久,求不得,放不下。

哪個成年人,不曾在一個個疲憊不堪的夜晚,想過一萬次放棄,又在第二天清晨強打精神,咬牙堅持。

生活從來沒有奇跡,每個人都在一邊崩潰,一邊自愈。

偶爾狼狽,但也偉大。

前段時間,朋友打電話給我:

「我真的快熬不下去了,白天公司一堆事弄得我焦頭爛額,晚上回家還得照顧老小,連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……」

這樣的境遇,相信每個成年人都遇到過。

人生啊,其實就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博弈。

楊絳的後半生,便歷盡了無數的波瀾坎坷。

烏雲蔽月的歲月,她體會過。

年過六十的她,被下放幹校,整日干各種粗活。

被安排去挖井,她就脫下鞋襪,把四處亂淌的泥漿鏟歸一處,井打好的那天,楊絳還特意打來一瓶燒酒,為大家辦慶功宴。

被安排到去洗廁所,她就用那雙拿筆桿子的手,把廁所擦得煥然一新,還暗自慶倖可以有時間讀書,無需低頭諂媚。

面對人生的種種遭遇,她說: 「可作書讀,可當戲看。」

這份不卑不亢的態度,和冷眼旁觀的豁達,讓她熬過了最難的那些年。

更是在這段艱苦的日子裡,完成了八卷本《堂吉訶德》的翻譯。

原以為終于苦盡甘來了。

但沒曾想生離死別的絕望,又朝她襲來。

年過八十的她,在丈夫和女兒病重期間,拖著孱弱的身體,往返北京醫院和錢媛所在的西山,照顧兩個病人。

而後親眼目睹了女兒夭折,丈夫逝去。

接二連三的致命打擊,她依舊熬過了。

楊絳說,每個人都會有一段異常艱難的時光,生活的壓力,工作的失意,學業的壓力,愛的惶惶不可終日。

挺過來的,人生就會豁然開朗;挺不過來的,時間也會教你,怎麼與它們握手言和,所以不必害怕的。

人的一生,總有一些不如意的事,關鍵在于熬。

讀書得熬,跨過大學聯考這座獨木橋,需要歷經千錘百煉;

工作得熬,想要做出成績,需要日復一日的攻堅克難;

婚姻得熬,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,長時間的磨合和理解。

人活這一世,沒有誰比誰更容易,只有誰比誰更能熬。

何亞娟在《在追求夢想的路上,我們都一樣》中說過一段話:

「現在覺得累,覺得難受正常,因為你在走上坡路,只有走下坡路才不累。

可是,熬過去就會柳暗花明,你承受得比別人多,就會比別人收穫得多。」

生活苦嗎?工作累嗎?瑣事煩嗎?

好的人生,都是這麼苦過來的,都是這麼熬過來的。

熬得住拼搏的苦,生活才有回甘。

就像《老人與海》中的那個憔悴的老漁夫,即便連續84天沒有捕到一條魚,被人揶揄嘲笑,第85天他依然精神抖擻地劃著小船出海。

儘管從白天到黑夜再到黎明,依舊一無所獲。

但每當他想要放棄的時候,他總激勵自己: 「它能熬多久,我就能熬多久。」

終于,在他的堅持下,成功捕到一條大魚。

生活能渡的,都是願意自渡的人。

目送兩位親人離世後,楊絳說:

「鐘書逃走了,我也想逃走,但是逃到哪裡去呢?我壓根兒不能逃,得留在人世間,打掃現場,盡我應盡的責任。」

她抵住萬念俱灰之痛,翻譯了柏拉圖《對話錄》中的《斐多》,這是楊絳先生的跨界製作,也是她首次從文學的范疇進入哲學。

為了讓逝去的親人放心,她也格外注意自己的身體。

除了飲食有度,生活規律外,還堅持每天在家裡慢走7000步,以健康的身體應對孤獨和歲月的侵蝕。

很難想象,一個活到百歲高齡的老人,遭遇生活重擊後,依然能做到如此從容安然,超脫于世。

人生是一趟孤獨的旅程。

有些事,只能一個人做;有些關,只能一個人過;有些路,只能一個人走。

總有那麼一段時間,你要在苦裡煎熬。

熬不過去,苦就成了檻;熬過去,苦就是財富。 

楊絳離世的那年,我曾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問題:

「大家想過沒有,楊絳既非聖人也不是偉人,是什麼讓她牽動著人們的心?」

底下有個高贊回答,刻在了我的腦海:

「楊絳用她一生的行為回答了我們:那就是面對人生苦難的淡定與從容。」

其實,過好一生沒有什麼技巧,唯一能做的就是像她一樣,慢慢熬。

當你把荊棘熬成花,把苦難熬成詩後,終會邂逅你想要的生活。

若與深淵相逢,請你足夠相信:

人間的事,只要生機不滅,即使暫被阻抑,終有抬頭的日子。

當你熬過所有的苦,餘生皆是坦途。

好看的皮囊千一律,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。愛上不完美的自己,讓智慧點亮人生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